研究青年人才流动,构建严谨科学的指标体系

在党的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报告中,提出要坚决实施人才强国战略。“今年以来,新冠肺炎的疫情极大地激发了青年人才向国家报告的积极性。在新时期的中国,对优秀人才的需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迫切。一段时间以来,全国几十个城市争相出台吸引人才定居的政策,各级政府都十分重视人才强国战略。“5月29日,全国政协委员、九三会中央常委、中科院教授、北京市残疾人联合会兼职副主席杨佳在接受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说。
 
杨佳指出,人才流动促进了经济和社会发展,但也存在盲目竞争。最突出的问题是:各地过度竞争,“马太效应”突出,造成人才供给方面结构性偏差,农村人才振兴政策跟不上步伐,中西部地区和中小城市人才失衡加剧。从长远来看,现金补贴和税收减免等财政优惠政策必然会给地方政府带来财政负担,城市人才吸引政策的配套保障措施跟不上,也没有可持续发展的条件。城市间严重的同质化竞争不利于实现国家培养高素质人才的长远目标,甚至会导致区域比较,造成浪费。
 
通过对全国各地人才流动大数据的分析,发现不同城市和行业青年人才的素质结构和薪酬水平发生了新的变化,在复工过程中,对新基础设施等不同行业人才的需求日益迫切。
 
结合这些新情况,如何促进“人才竞争”向“就业计划”的转变?杨佳建议,首先要在国家一级实行人才政策,鼓励中西部城市、中小城市的全面发展,树立与时俱进的人才观。与东部城市相比,中西部城市和中小城市吸引人才的先天条件较差,迫切需要从高层设计上给予优惠条件,鼓励更多的生力军在广大欠发达地区展示人才,确保农村振兴战略与人才强国战略的深度整合。我们可以在现有的西部规划志愿者、大学生、村官、地方选拔和调派学生等项目的基础上,进一步开展“新山乡”计划,吸引人才,特别是高端人才,在城市和农村之间自由流动。还可以设立专项基金,对边远贫困地区、边疆少数民族地区、革命老区和基层一线有志向的人才实行有的放矢的奖励制度。
 
第二,城市要有促进和保障人才流动的经济对策。加快人才社会保障体系建设,建立灵活的就业制度,降低人才流动的经济成本。地方政府应改善公共服务,优化人才培养环境,创建“青年友好型”城市。只有不断提高公共服务水平,优化人才发展的环境条件,努力缓解人才干部创业的忧虑,才能最大限度地激发他们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因此,要着力营造有利于人才成长和发展的“软环境”,搞好人才培养管理、人才评价等环节,创造有利于创业创新的环境和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氛围,使人才能够持续发挥自己的才能,培养领导人才,形成集聚效应。要着力提高社会保障水平,转变政府职能,强化和优化政府在社会保障、文化教育、法律服务、卫生保健、医疗保障等方面的职能,加大对基本公共服务的投入,加强公共服务绩效评价,促进基本公共服务主体和方式的多样化,努力为人才的发展创造良好的环境。
 
同时,人才培养要准确地与区域优势产业相结合,解决返乡的困难,只有利用好的人才,才能留住人才。与省市政策相比,安置、优惠住房和人才补贴已成为“人才招聘”的主要方式,对刚刚离开学校的毕业生有很大的吸引力。但是,各地要根据自身的比较优势,结合地方产业的发展,吸引一定领域和产业的人才,既能产生集聚效应,又能形成独特的城市核心竞争力,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创新科技人才突出的结构性矛盾、工程技术人才培养与生产创新实践脱节等问题。
 
杨说:“有关研究机构应研究青年人才的流动情况,建立严格、科学的指标体系。”通过客观评价中国城市在学习、工业、家庭、宜居、创新等方面对青年发展的吸引力,发布了“中国城市青年发展指数研究白皮书”,为引入青年人才政策提供参考,为各地创建“青年友好型”城市提供了“指南针”,使城市成为青年做出重大人生选择的“风向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