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人”升级:人口红利衰减,北上广还是小城镇

当800多万毕业生因为种种原因被困在家里时,一场“抢人民的战争”在城市之间肆虐,但这一次,毕业生不是主角。
 
包车、包机、高速铁路、巨额新补贴以及就业招聘优惠政策各不相同--城市间竞争的目标是尚未返回的蓝领工人。我国有2.8亿多农民工,但近年来“劳动力短缺”问题日益突出。在这场由事件引发的“抢人”浪潮之后,蓝领阶层是否会成为未来城市竞争的新焦点?
 
抢人战争的第四季,
 
另一种“抢人”
 
根据教育部先前公布的数据,2020年的大学毕业生人数预计将达到874万,比去年同期增加了400000。叠加在2020年春节前新皇冠的爆发,影响了大批中小企业的经营,对于高校毕业生来说,今年的就业形势极为严峻。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874万毕业生将成为许多二三线城市“更新”的焦点。早在2017年春天,城市之间的人民战争就已经开始,到2020年的第四年,这场战争已经进入了“第四季”。
 
2017年年初,武汉启动了“千百万大学生留在汉族就业创业项目”,提出“五年内离开100万大学生”,成为第一批抢夺和打斗城市中最突出的一批。随后,南京、杭州、成都、西安、长沙、青岛等多个城市相继出台了新的人才政策,一些城市甚至提出了“中专以上学历零门槛落户”的政策。一场持续了三年的城市人口争夺战开始了。
 
然而,在2月底,当800多万应届毕业生仍被困在家中时,一些城市已经提前开始了另一场“抢人战争”,只是他们在抢人蓝领工人。这一次,在事情的影响下,工作压力最大的浙江,是第一个这样做的,被称为“免费送货和抢人”。它被称为“免费送货和高速铁路”。还有更多的企业家开玩笑地说:“如果你二月份不抢人,三月你就会伤心!”
 
事实上,加快复工只是表面原因,深层次的原因是,即使没有,“就业短缺”也是中国城市多年来普遍存在的问题。为了防止蓝领工人在附近工作或被其他城市抢人,为了加剧就业问题,各大城市为了“抢蓝领”出台了范围广泛的返工补贴政策、报销、送钱等,落户点数层出不穷。
 
以西安为例,抢人“工人”的硬核政策包括:企业招聘新员工,签订一年以上劳动合同,依法参加社会保险,每人一次社会保险补贴1000元等。另一方面,南京直接给予落户积分奖励:南京市符合“南京综合落户实施办法”恢复落户员工的申请条件,给予一次落户 12分奖励,并加快处理落户事项。
 
在人口红利下降的情况下,
 
“蓝领”会成为落户的主力军吗?
 
随着大城市产业转型和升级的不断推进,新的就业岗位越来越多,对人才的需求也越来越大,人才竞争已成为必然。
 
然而,如果将今年春季的“抢人战争”与前几年城市间的“抢人战”相比较,发人深省的问题是,在人口红利下降的情况下,稳定的劳动力已经是城市各种产业的重要资源,也是维持当地经济稳定的重要因素。那么,在股票争夺战下,“蓝领”能否在城市群中成为落户的新主力军?
 
富士康是今年春天被取消的许多就业补贴中最引人注目的一个。以最大的苹果手机组装厂郑州富士康为例,其员工约为200000人,而高峰时期的员工人数约为300000人。但由于这一事件,大量农民工被困在乡镇,郑州市富士康复电力行业预计不到50%。两周前,郑州富士康出售了3000元的招工补贴,最近又提高了奖励,以加大复工力度。新员工在符合有关条件后将获得7000元现金。
 
“令人耳目一新”的巨大回报可以从富士康的招聘热情中看出。如果我们抛开这些特殊的原因,考虑到就业需求继续保持稳定,我们能把这一群潮汐满面的年轻人留在郑州吗?真的只有“大学生”在城市之间为人民而战吗?
 
近年来,中国的人口红利得到了广泛的讨论。首先,考察人口红利的概念,即劳动适龄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很大,维持率相对较低,为经济发展创造了良好的人口条件,全国经济呈现高储蓄、高投资、高增长的局面。
 
然而,目前中国正处于人口发展的一个重大转折点:一方面,从目前中国劳动力(16岁)所占比例来看,多年来一直呈下降趋势。官方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劳动适龄人口占总人口的64%,而2005年为76%。值得一提的是,自2012年以来,这一比例逐年下降。另一方面,即使实行“两胎政策”自由化,中国的出生率仍在下降,2019年的出生率仅为10.48‰,创历史新低,这也意味着未来工人人数将面临巨大压力。
 
在回应前几季的“抢人战争”时,一些声音指出,抢人他们的不是年轻人,而是年轻人的六个钱包,并将抢人与地方政府对房地产市场的替代刺激联系在一起。但事实上,地方政府在争取青年人的时候,是否真的只是盯着楼盘看呢?开放楼市,恐怕只是锦上添花,改善人口结构,增加青少年比例,解决退休金缺口,减轻公共财政压力,增强城市经济活力及其他福利,才是真正的原因。
 
因此,随着户籍政策的放宽,阻止人口流动已不再是一个困难的门槛。对于许多忙于恢复工作的城市来说,今年春天的“抢夺战争”可以解决暂时的担忧。“蓝领”是否会被纳入未来几个季度“蓝领”竞赛的焦点?
 
广州北部还是小镇?
 
这和尚肉多,资源少。
 
然而,无论是蓝领工人、等待就业的年轻人,还是已经进入职场的年轻人,他们是否在人流中成为城市的血液,他们最终能否作为城市的基石,取决于城市能否给予他们足够的归属感和安全感,无论是北方、广袤、深邃还是小镇。
 
几天前,一些研究机构公布了2020年春节前后大学毕业生就业意向的线性分布数据。新的一线城市和一线城市呈现负增长;二线城市显著增长3.23%;三线城市增长1.46%;三、四线城市增长1.46%和0.08%;五线城市略有下降-0.09%。
 
只有从这组数据来看,与一线城市的高节奏、高压力、高消费、高租金生活相比,二三线城市开始更受年轻人的欢迎,这也可以从2018年多城市发布的统计公报数据中看出,在当年人口流动最大的城市中,南方的一些次省级城市、省会城市和中西部地区的一些城市吸引了更多的人才。其中,深圳、广州居民人口增长最快,其次是西安、杭州、成都、重庆、郑州、长沙、宁波和合肥十个城市。
 
然而,人口在某一段时间的集中也在检验一个城市的基础设施的规模是否能够被承载。以深圳为例,根据统计公告,2018年深圳居民人口增长了498300,居全国首位。然而,在2019年下半年,龙华区、福田区和深圳市平山区都发布了2020年学位预警,预计将出现成千上万的中小学学位缺口。可见,随着青年家庭的涌入,深圳基础教育资源短缺问题开始凸显。此外,深圳也是中国唯一没有985所和211所大学的一线城市。
 
此外,从10个城市的医疗资源比较来看,深圳的卫生医疗机构数量和床位数也排在后面,但居民总人口排在前十位。一些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每千人中有6.03张病床。在深圳,2018年的数字只有3.65。在2018年洪水泛滥的十大城市中,基本医疗保健资源并不占主导地位。
 
注:前四个数据来源是2018年十大城市统计指标。每1 000人的床位数计算为=(床位数/永久居民数目)*1 000
 
不可否认,虽然北方一线城市广州、深圳的就业机会会比二三线多,但资源分配却面临肉少和尚多的局面。也许进入社会的年轻人最重要的是工作经验,但一旦你想要建立一个家庭,获得房价、教育和获得医疗资源已经成为精神平衡的重要筹码。
 
同样,对于蓝领工人来说,当工人短缺时,他们也会受到企业和城市的紧急邀请。但他们工作时,这个城市能否解决他们的家庭生活、子女上学等问题,让他们真正享受市民的待遇呢?根据2018年农民工监测和调查报告,中国农民工总数达到2.88亿人,但2018年进城农民工人数比上年减少204万人。
 
新的,以及它背后的基础设施承载能力,正在考验着中国不断崛起的城市群。也许抢人的“第四季”短期内不会看到城市景观的变化,但也许影响未来城市群的最大变数是这些蓝领和年轻人人身上。